您现在的位置是:

《马桥词典》读后感——语言灌注而成的一方语境与生活

Jkay03-12 13:04:04162

词典是民族文化的标准贮存方式。《马桥词典》中碎片化的叙事让内容明晰,而全书又是一个圆融的整体,这实在是一种充满魔力的写作方式。

是词条展开了马桥生活的纵深,小说片段化的叙述让我们在一个个单词的获得中逐渐形成了对马桥的认知架构,这过程如同人的学习:一个人的知识体系像粘合一般一步步获得,从“爸爸”、“妈妈”、“水”、“小草”等到“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词汇组成了我们对于生活的认知。

词汇有时甚至能不动声色地修剪人的认识,为意识整容。如《马桥词典》中的“晕街”一词,就是词汇暗示在生活中极具影响力的一种表现。如果没有“晕街”这一词汇,失去暗示,“晕街”的感觉就会无法凝聚。

对于害怕某种语言的人,我们会这样安慰他:语言只是一种工具,并无性格、特色,潜心便能学好。但其实我们在这样一种安慰的暗示中减弱了语言本身的存在感,事实上再美好的篇也是由一个个最简单的单词组合而成,是不断地经验累积中人类创造的语言,构筑的一方文化,是认知的充实形成了词汇。

海南话相较其他方言鱼类词语的丰富,“海甘仓”、“双慢”、“葛浪堆”,是因为海南的气候水土。海南鱼种丰富,人们对鱼类的认识也自然更多,有关于鱼类的词汇在“海南字典”中有更多的释义。

又比如《马桥词典》中马桥人对于所有好吃的东西都只有一个形容词:甜。酸的也甜辣的也甜,贫苦的生活粗糙的饮食造成了他们的单调味觉,而又直接导致了马桥人词典中的味觉词贫乏。

语言是环境发展的结果,它的目的首要是表达和交流,所以语言在发展中也会朝着适用、方便去进步,语用是语言的灵魂。

这一点上我有一个再贴近不过的例子:在学校时我用普通话和同学们交流,但回到家乡时,因为有些老乡听不懂普通话,所以我会改回用方言交谈,因为那是最便利的。

所以我认为方言和普通话本身是平等的,但由于话语权的不平等造成了如今方言屈于一角的现状。如同现在海南话中的大量鱼类词汇为与普通话交流的被迫消减,方言蜷伏在大多数人无法进入的语言屏障之后,深藏在中文普通话无法照亮的暗夜里。而他们逐渐接受了这种暗夜。

我们所有人、所有语言就像在一个巨大的语言收纳系统中注册,但马桥的很多词、方言的很多词,永远的失去了注册的资格。盐早哑了,他是被马桥这样一个语言共同体(即人群)排斥才哑的,就像是方言的消亡。因为它们没有“话份”。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全世界的人都想学英语,是因为英语最简单吗?并不是,是因为这种语言背后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占据了世界的主导地位,有“话份”。

在阅读《马桥词典》中,我感觉到了作者想要和我们表达的这样一层意思,我想用我的语言去阐释他的话:

希望在回家的时候,我们都能够乡音无改、鬓毛未衰。

关注我

公众号: 清单自由

ID名: free10s

一个干净的公众号

分享能分享的一切

期待你的关注~

本栏推荐

最新文章